不如旧人

我在等花开

……写文真痛并快乐着!!!此文重度ooc!!有毒!!辣眼睛!因为有个很可爱的人说要看一眼我就放出来了_(:з」∠)_
题目和文不太有关系,就是突然想到了就放上来啦。还有……求不扒马甲……
文中夹有一堆乱七八糟的思想……请多指教……
我不拥有文中任何人,我只拥有这个故事的讲述权。






是他吗?
是他。
是他吗?
不是他。



人死后到底会去哪里呢?格瑞不止一次想过这个问题,在很小的时候,他刚刚被金捡到的那段时间,因为伤势只能躺在硬硬的床上,闭着眼睛流泪,脑袋里全是母亲死时嘶声力竭的活下去,他一直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。星球爆炸的那个瞬间,似乎连他的灵魂一并带走了。
那个时候的他趴在救生舱里,拼命哭喊,捶打着隔着两个世界的玻璃,一个是生,一个是死,最终却依旧没能跨过去。他遥望着那个给予他生命、灵魂和感情的星球变成一团火焰,最终支离破碎,像是生日时的一颗巨大的烟花,美的让人绝望。
但自从他接受了秋姐和金之后,他好像就很少想到这个了,可是现在,他凝视着虚空,又突兀的想起来这个问题。
人死后,会去哪呢。
如果是那个傻瓜,一定会信誓旦旦的说,姐姐说过说过!人死后会变成星星,长在天上的星星树上,白天的时候和树上其他的星星聊天,晚上就会发光,给还活着的人照亮世界!
他甚至还能想到那双明亮干净的眼睛里,全是欢喜的神情,说完后那双眼睛会注视着他,一副快夸我的表情。
“金。”
他低低的叫着那个人的名字,却再也没人能欢快的回应他,那个将他带离黑暗的人,已经永远闭上了眼睛,化成了点点荧光,最终泯灭于黑暗。
真狡猾啊,将所有的痛苦又给予他一个人,自己却了无遗憾的陷入永眠。
真狡猾啊,金。
“获胜者格瑞,请说出你的愿望。”
格瑞笔直的站着,看着眼前被称为创世神的身影。
“我想见他。”
“他已经死了。”
“我要见他。”
“必须?”
格瑞没有回应。
“那就去吧。”
恍恍惚惚中,格瑞听见了一声叹息。
多可笑啊,创办如此残忍的创世神,居然会发出叹息。
“格瑞!!”
清亮的声音在耳边炸响,尾音还带着小小的卷。格瑞回头,看见了站在身边的人。
“金。”
他叫了一声,声音听不出喜怒。
被称为金的人挠了挠脸。
“……我是不会道歉的!!谁让格瑞在我说话的时候走神了!明明是那么重要的事!!”
在格瑞的凝视下,金的声音越发小声,眼睛看来看去,就是不敢看格瑞。
是他吗?
格瑞在心里问着自己。
一样的眉眼,一样的性格,一样的小动作,一样的灵魂。
是他。
“好了好了,别看了!!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!!”
“马上快上课了,等下我再来找你!”
上课?
像是触发了什么开关,格瑞的脑袋里突然充斥着各种回忆,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闭上了眼睛,再睁开时,他已经消化了这些回忆带来的讯息。
这是个和平的世界,没有凹凸大赛,没有元力技能,没有互相屠杀。
他的父母健在,只是经常不在家,秋姐依旧是金的姐姐,没有失踪,这里的一切都很好,像是金之前描述的那样。
只是,这不属于他。
这个世界,不属于他。这一点点的相处时间,是他从这里的格瑞手中偷出来的。
“你想留下来吗?”
“这里有你最在乎的人。”
“只要你想,就可以。”
“我可以帮你。”
“这算是,你的获胜奖励。”
留下来吗?
格瑞看向坐在前面的人,因为课程太过枯燥,金已经趴在课桌上睡着了。
冬天的暖阳很难得,但这难得的暖阳却格外厚爱着金。他所在的那一小块的地点,是阳光最留恋的地方,他就趴在那块暖阳中,安安静静的沉睡着,眉眼含笑,闪闪发光。
留下来吧,留下来,他就属于你了。
心底汹涌的感情在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,几乎要把他的理智吞没了。
是他吗?
不是他。
理智最终战胜了感情,他垂下眼睑。
这个人,不是属于他的。就算是同一个样貌,同一个灵魂,也不是他的那个金了。
他能感受到被压制的,属于这个世界的,那个格瑞正在渐渐苏醒,带着愤怒和恐惧。
“放学啦!!!格瑞!!!”
握住在眼前晃来晃去的手,格瑞抬头看向金。
“格瑞你今天好奇怪啊,为什么这么喜欢走神啊?”
“金。”
他唤了身前这正在碎碎念,皱着眉头的人名字。
“诶?什么?”
金鼓了鼓脸,满脸疑惑的看着变得有些奇怪的发小。
然后,他就被抱住了。
格瑞的怀抱是暖的,是温柔的,但是,为什么他还同时感觉到了哀伤的味道。
“卑鄙也好,小偷也罢,在我走之前,让我抱抱你吧……”
“金。”
“格瑞?”
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和话砸蒙了的金,听到自己的名字还是反射性的做了回应。
真好啊,还能听到你的回应。
被挤出体外时,格瑞没有太大的意外。人在自己的执念受到不明的威胁时,都会变得格外强大,何况,这是格瑞,受到威胁的是金。
他看着格瑞将自己的脸埋在金的颈间,看着金从疑惑变得担心,最终还是拍了拍格瑞的背。
他漂浮在空中,看着金发的孩子轻轻拍打着格瑞的背,直到分开。
“好啦!我们回家吧!!姐姐一定做了好多好吃的!”
这个对任何事物抱有好奇心的孩子,这次却意外的没问任何问题。
“笨蛋。”
看着眼前欢呼的身影,格瑞长舒了一口气,但在看到另一个和自己长的一样的人时,原本温柔的眉眼瞬间变得凌厉。
“好好待他。”
轻飘飘的话消散在空气中,原本的身影也瞬间不见。
“我会的,另一个自己。”
经历过失去后,他才蓦然明白,这个温暖的人,在自己的心中占据了多大的位置。那些在另一个世界经历的痛苦,绝望和懊悔,他不希望也不会再经历一次。


“你为什么不留下。”
面对着创世神难得一见的好奇,格瑞选择了沉默。
“真是无趣。”
“不过,看在你让我欣赏了一场出乎意料的结局的情况下,我可以额外告诉你,你的发小,或许能再次出现。”
平静的神情终于有了微微的波澜。
“我可以等。”
创世神轻轻笑了一声。
“不过这个出现的时间,我也不知道。”
“或许是几天,或许是几年,又或许,是时间久的你都忘记一切的时候。”
“这样,你还能等吗。”
“那么,格瑞神使,下一场凹凸大赛,你来当任裁判长吧。”
“得到什么,总需要付出点什么,不是吗。”



以前不管格瑞走多远,金总是能很快的追上,而这一次,格瑞特意停下脚步,那个活力而善良的孩子,也会更快的赶过来了吧。
我这此生所求,不过是,我叫你的名字时,能听到你的回应。
“金。”
“格瑞!我来啦!等很久了吗?”





评论

热度(23)